逃得过癌症却逃不过治疗后遗症之苦,吸氢后的她焕发新生

癌症没有要了凤平的命,治疗的严重后遗症却让她几度轻生。

2010年10月,凤平因为涕血3天就诊,被诊断为:鼻咽非角化性未分化型癌,Ⅱ期。

真正的噩梦是从接受治疗后开始的。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期间,她接受了鼻咽部同步放化疗(放射剂量70 Gy/35 Fr,顺铂40 mg,每周1次)。

“没去过天堂,但我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。”口咽部的剧烈疼痛让她无法进食,甚至一度口吐鲜血。2011年的那个农历新年,本该是欢聚团圆的喜庆日子,对于凤平而言,却是她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至暗时刻。她强忍着疼痛,熬过了大年三十,年初一进了急诊。

医生给她开了麻药,麻药暂时缓解了她身体的疼痛,却无法抚平她内心的苦痛。凤平家里至今还存放着吃剩的麻药,“有意留下的,当作一个纪念。”

渐渐的,口咽部的疼痛有所减轻。但随之而来的头痛、失眠、严重口干让她苦不堪言。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……

凤平说,她自杀过三次,每次都被亲友及时发现经抢救后脱险。更多的细节,她说不愿再提。只是从此以后,她一直要靠安眠药和抗抑郁的药物度日。

放疗的后遗症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。她又出现新的问题:双侧中耳炎、鼓室积液,做过1次穿刺抽液,抽液后症状有所减轻,但之后症状反复。2013年,她双耳的听力明显下降,并伴有耳鸣,不得已戴上了助听器。

数年来的检查显示,凤平的癌症没有复发。她说,自己逃得过癌症,却逃不过治疗的苦——

食不下咽,由于无法吃较干的食物,多以粉面充饥,稍有不慎就会呛咳入肺;

食之无味,吃不出食物的香甜,吃不再是享受而是果腹;

寝不安席,不得不长期服食安眠药入睡,精神萎靡不振;

双耳难闻,不得不戴上了助听器,一旦摘掉基本无法正常交流。

2018年10月,凤平在病友的介绍下,到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开始氢氧雾化设备的体验。在体验的一个半月里,她惊喜地发现,困扰多年的头痛和失眠有所改善。

2019年5月,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正式启动“吸氢的真实世界随访观察”,接受被放疗后遗症困扰的鼻咽癌患者自愿免费体验,增加了体验时长(3-4小时/每天)。

凤平报名了,6月3日开始使用氢氧雾化设备。为了印证效果,她有意停掉一直在吃的抗抑郁药黛力新,摘掉了助听器,也减少了安眠药的使用量。

效果是显而易见的。吸氢氧第5天,她感到疲劳减轻;第16天,头痛减轻;第27天,听力改善……

体检报告

左图:2019年5月8日,吸氢前纯音听阈检测结果示:右耳气导听阈(dB)101.25,骨导听阈(dB)92.5;左耳气导听阈(dB)105,骨导听阈(dB)90。双耳极重度听力损失。

右图:2019年7月3日,吸氢一个月后,右耳气导听阈(dB)78.75,骨导听阈(dB)42.5;左耳气导听阈(dB)65,骨导听阈(dB)37.5。听力改善明显。

凤平说,现在已经摆脱了抗抑郁的药物,安眠药也只是偶尔需要。“抵抗力强了,感冒少了,听力好了,精神好了,心情好了!”在她脸上,又有了久违的幸福笑容。

(应当事人要求,文中使用化名)

■吸氢辅助治疗癌症,立即大幅度减少抵抗肿瘤的费用!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新葡萄娱乐在线网站的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。